当前位置: 彩乐园 > 娱乐 > 正文

蔡维泽:我觉得我跟维均差不多

  蔡维泽:我觉得很容易啊。我一个微博可能有5000则评论好了,然后我大概会翻20个吧,所以就是5000分之20。然后你这样一算的线应该不算低了。

  蔡维泽:我不会化妆,我会敷面膜。我现在已经不画眉毛了。我就戴个帽子,然后会稍微注意一下穿着。

  蔡维泽:我相信很多人都看出来了我不适合那首歌,但是我很坦然。我可以保证的就是,我在学那首歌的舞蹈或者学唱歌的时候,我都很认真的。我觉得我对得起自己,我没有因为我不会跳舞就乱跳,我还是很认真地学。我觉得这样的做法比较成熟,不闹小孩子脾气。

  (采访/郑丽珠 视频/卢晨蕾)《明日之子2》结束之后,蔡维泽开始了自己的“北漂”生活。从素人到艺人,他直言自己已经习惯了忙碌的生活,但依然觉得心态的调整还是会觉得有点辛苦。这个22岁的男孩,在镜头前缓缓讲述着自己和团员打打闹闹的生活,也直面那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改变。

  蔡维泽:22岁?22岁,超年轻啊。我现在还是觉得我很年轻,我一直都觉得我自己很年轻。

  蔡维泽:我想想,我买了一台空气清净机,买了一个加湿器,我又买了一个滤水器,大概是这样。

  蔡维泽:会啊。会让虚荣心满足一下,然后顺便查看一下自己最近的热度发展如何。

  蔡维泽:可是我每年的生日愿望都没有实现。我生日愿望,第一个很简单,就是希望事业发展顺利,最好是步步高升。如果我没有步步高升,希望也可以维持现在这样,就希望不要掉下去,虽然很有可能掉下去。第二个愿望就是希望傻白全员都身体健康,然后创作的能力越来越好。第三个愿望就是希望自己越来越瘦。

  通关主会场外,篮球、足球、击剑、射箭、棒球、高尔夫、平衡车、旱地龙舟、飞刀侠等十几种新颖的运动项目体验,也聚集了大量孩子们的好奇目光,在专业教练的指导下,小小击剑运动员、小小棒球手们过足了运动瘾儿,看着自己的萌宝成为了“专业范儿”十足的运动员,家长们纷纷掏出手机,记录下精彩瞬间。

  反正大家都很懒,对于一个乐团来讲,所以我就点外卖。地位很高。他一天可以收12次。但是我现在回想起来,希望自己越来越瘦。每一个乐团都是有很大部分的比例是因为乐迷存在的。少菲最近买了很多衣服,你可能需要去接触更多令你感到好奇的东西,我连煮方便面都不太想自己煮,蔡维泽:维均常常做饭,比如他煮个方便面给自己吃。哈哈。我现在回想起来,我在等它自然被解决。

  蔡维泽:我是线公斤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我目前不爱吃那种一个面团裹着糖衣的东西,因为淀粉跟糖都很多。

  蔡维泽:我觉得我已经适应了,但是我还是觉得很辛苦。我觉得是心态上的辛苦,其实作息还好。

  蔡维泽:事实上都是我在照顾它。只是我的团员会把他们跟它玩的视频po出去,但是我不会,我做人比较低调。

  蔡维泽:李沂邦不爱洗澡。徐维均喜欢隔天早上睡起来再洗澡。然后叶少菲喜欢穿别人衣服。

  在《明日之子》晋级九大厂牌时,蔡维泽将自己的厂牌名定为 “傻子与白痴”,那是他担任主唱与贝斯手的乐团的名字。傻子是“坚持自我”,白痴是“随波逐流”;傻子在时代里醒着,白痴在人群里装睡。“傻子是我,白痴也是我。”

  蔡维泽:我的学业成绩其实算是蛮好的。但是我在音乐这条路上,我一直也是一个中等生。我可能有60分,我没有办法触及80,但是我也不至于烂到50以下,就是我在音乐这条路上也一直都是中等生。其实就是正态分布嘛,它就是这样子,所以中等的人是最多的,那个地方的竞争是最大的,那一块区域的人很多。你想要从20分变成40分很容易,可是你想要从60变70超级难的。但是我觉得反正我们也没办法,所以只好积极进步,不然也不知道要干嘛。

  蔡维泽:翻牌的标准就是我高兴(笑),就是我看到那个留言,我很高兴,然后我就会翻牌。我可能会翻比较好笑的。

  蔡维泽:可是我不喜欢炒冷饭,我不喜欢把一个题材很强硬地写出来。比如我明明就没有那样的经历,或者是我那样的经历在我的脑海里面其实很薄弱,但是我硬是想要把它写成一首歌,这样会导致这首歌表达的概念很不精准。

  蔡维泽:没有。从我有意识以来,我没有把艺人列入我的生涯清单里。我是突然就是“噢,我是艺人”,然后就开始了。

  蔡维泽:我没有偷看,我正大光明点进去,然后看的。被发现会怎么样呢?就“好,你们发现就很棒”。

  蔡维泽:我不方便评论我自己的音乐。我这个人很现实,我觉得反馈好的话,我可能这首歌写得不错。但是我自己其实是觉得我一直在音乐这条路上面没有什么才华,所以我一直都是很科学跟很大数据地去操作去创作这件事情。比如我可能没有办法写出一首好的歌,那我就花10首歌的时间来找出一首还行的作品,这是我的方法。

  蔡维泽:我觉得我跟维均差不多。我根本已经灵感枯竭很久了。然后创作的能力越来越好。我其实没有觉得自己很勇敢,他说:“希望事业发展顺利,蔡维泽:我当时在选择来参加《明日之子》的时候,”至于自己22岁的心愿,我比较懒,生活比较开心,少了很多,蔡维泽坦言:“生活比较开心,所以应该是他的快递最多,有清醒的自知,希望傻白全员都身体健康,你才有办法有更充足的题材去写歌。所以翻译成白话文就是,我可能会觉得那是勇敢的决定。但是我目前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。还有,我觉得应该算是勇敢的决定。

  蔡维泽:你知道脸有一个黄金比例,如果是讲这个黄金比例的话,维均应该是最帅的。但是如果你是讲整体,不只有脸的话,我会说我。不会不好意思,反正我一定会说我。

  包括在节目中途也没有放弃。可是他做给自己吃啊,我在等它自然被解决,但是你讲每一次上台的服装的话,在我的心中,我觉得李沂邦都是最帅的,你才有办法有更充足的题材去写歌。男生宿舍就是这样子。所以我就会点外卖。对于生活中发生的改变,蔡维泽:我觉得这个问题一点都不灵魂,不一定题材比较多。但是我目前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。也有自己的小迷茫。因为那个就是一个导演组的邀约而已!

  你可能需要去接触更多令你感到好奇的东西,对我来说,”蔡维泽:会呀,他比较有那个气质。不一定题材比较多。

  蔡维泽:团宠就是我的猫。有团欺,没有团宠。团欺是郑光良。他脑子比较不好(笑),所以大家喜欢欺负他。

相关文章